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

這些年,我們一起搶台銀的日子






故事要說之前,先工商廣告一下,由長腿跳針女神清涼演出:

"服貿感冒碇,吃好還是不吃好?"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

首先,我在這裡大聲疾呼,公開宣布,有志之士,不滿人士,無聊人士,缺錢人士,殘障人士,精神障礙人士,失戀熱戀人士,男士女士,公狗母狗,同性戀與異性戀,以及無法歸類的其他閒閒人士,我們約好時間,準備去佔領台灣銀行吧,當然,姿態一定要機車,口號一定要漂亮,手段一定要和平。


你問原因?這還需要多問嗎?你了解台幣是如何運作的嗎?你知道薪水是如何發放的嗎?你曉得我們的匯率是如何被強國決定的嗎?你懷疑過為什麼薪水與定存利率都如此之低?最重要的是,你身上的錢是不是永遠嫌不夠花,而台灣銀行的錢似乎永遠用不完,卻又不分給你我他….我們這些繳稅的國民?這不是不公不義又黑箱是甚麼?這年頭這麼黑箱的機構,不就應該倒楣要讓我們白白佔領啊,這是潮流之所趨,民意之所向,沒有人膽敢掠其鋒芒,有責任感一點的稍微出來維持一下秩序,就會被民眾說鴨霸,被媒體說獨裁,被老外說可恥,一向沒肩膀的台灣政治人物,可絕對招惹不起這檔事,風險夠低了吧?


要佔領台灣銀行,當然不能不有所準備,免得被人家說有勇無謀,我都計畫好了,一樣樣公開透明在這裡,一點也不黑箱。


首先,當然是要找個政黨背書,甚麼顏色或哪一黨都可以,當然最好是在野黨,因為這些人雖然之 前一樣吃乾抹淨,但因為選輸下野,只看得到吃不到,所以一向最歡迎有人生事,而且絕對站在政府對面的那一邊。有這批人背後撐腰與幕前幫忙,絕對讓行動立於不敗之地。當然人在江湖要講義氣,事成之後記得要分一杯羹給他們,政治人物行情價是營業額的60趴不打折不議價,哪個案子都一樣。


接下來要去弄幾張證件,健保卡信用卡都不錯,不過有學生證最好,這玩意最近忽然被炒高了起來,一定要弄到幾張,真沒有的話借書證也可以,殘障手冊應該也不錯,總之看起來越純潔的證件效果越好。幸好台灣印刷業發達,弄個幾萬張學生證來用用也不是太難的事,聽說公版在印刷廠都有,只要你付錢就行。再不然上掏寶也有很大機會買到,大陸應該身分證戶口名簿學生證等一概早已備齊,不然怎麼談統一?


當然還要準備一些寫滿你自己都不信的標語布旗,幾個大聲公負責嚷嚷口號,幾台IPAD與作為轉播器材,人手一個IPHONE作為通訊設備等等,門檻真的不高,張羅起來非常容易。對了,別忘了準備幾輛貨櫃車,負責運送金條金磚與新台幣,若行有餘力,能弄幾台堆高機會更有效率,畢竟黃金比重極高,搬起來特別沉重,當然心情也特別開懷。


萬事俱備,可以行動了,你問我行動會不會遭遇抵抗?會問這個蠢問題,表示你明顯外行,完全不進入狀況。台灣政界罹患一種怪病已久,最明顯的病徵就是肩膀裡的骨頭都消失無蹤,導致公眾人物穿衣前,還得用塑鋼骨架撐起西裝才上得了鏡頭,肩頭肥肉堆裡是完全沒有骨頭的,跟去骨雞腿一樣單純。這種怪病早從政界感染到軍方,最後連警界法界也無一倖免。一堆理當各負權責的官員不思大開大闔為國興利,卻爭相參加溫良恭儉讓比賽,第一道題目就是打不還口罵不還手裝孬題,看得實在令人氣結。在無疫苗特效藥可醫治前,這島內無論甚麼事只要人夠多嘴夠雜,兼弄幾台爛SNG Live連線,即使強佔台銀洗錢洗到自家裡頭,一樣不會引發有力的抵抗,只要你口號喊得夠漂亮,臉蛋裝得夠純潔。畢竟揮拳也需要肩胛骨啊,肩膀都沒了,如何能有鐵腕?


佔領台銀後,把學生證借書證一字排開,找幾張娃娃臉夜店少爺出來,讓比計程車還多的SNG車攝影師拍拍照,訪訪問就可以開始搬錢了。政府很大,負責的很怕,總統很忙,導致反應很慢,一點都不必急躁。加上自然會有想出風頭的記者,政治人物與無聊的專業人士前來護航,政府軍連要上街遛狗尿尿都有困難,更別提因為相關單位螺絲已經鬆了很久,多半裝備一時半晌的也湊不齊,加上各層主管肩膀都不好,反應自然快不起來。何況即使警方最後還是來了也不打緊,派持有學生證的人躺在門口,再推幾張輪椅病床點滴架等等佔據好有利位置,剩下的空檔讓媒體自動填補,就可以完封警方的行動,接下來只要有人一直上鏡頭瞎掰就可以讓行動繼續幾天,完全足夠我們搬錢所需。

還是不放心?別怕,都計畫好了,接下來只需要有人應付條子與記者,多跟他們哈拉八卦,送茶送水拍拍合照,口才不好詞窮也不打緊,直接對新聞界發放空白稿紙即可。國內新聞界素質非常高,起碼比我知道的英美日韓都高,中英文作文能力又居全球之冠,擁有絕佳即席創作的長處,每半小時就能報導出一篇又一篇動人心弦,卻從來沒發生過的事件。萬一遇到冷場的時候,他們還會加發臨演自導自演,外加尖端的3D電腦動畫輔助,Photoshop修圖合成,讓我們的行動錦上添花,所以是完全不必傷腦筋的。



如何收場?很簡單,如果政府買了單,決定讓我們和平地就地解散,他自己設法重建台銀,裏頭少的錢相信也無人再敢追究,橫豎那筆爛帳沒人真的看過或看懂,就當打消呆帳算了吧。若堅決不受威脅(可能性是十億分之一),表示這政府真的很不上道,就另闢第二戰場,本來的標旗塗改一下就可以再生利用,再看看附近有沒有其他台銀分行,繼續幹下一攤,這回口號得進化了,要叫做革命。革命ㄟ,歷史上名人都喜歡用的,多麼崇高的字眼,用起來簡直比藝妓的下半身還純潔,第二攤勢必更有人氣。



反正錢已到手,60趴的傭金也已經付清,剩下的自然有人來幫忙收拾屁股,一堆別有用心的社會賢達會爭相著文與受訪,共同讚頌這場具革命精神的偉大行動,直可比擬耶穌七日創世的雄偉壯闊。還在溫良恭儉讓比賽中纏鬥的政府,大概也只敢在火車經過時,用馬爾濟斯的音量嗚咽幾句罷了,至於他說了些甚麼話,就無需追根究柢了,真的不是那麼重要。這年頭,重要的話沒人聽進去,聽得到的,都是肥皂劇般,無關緊要的屁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