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

就是你了,厲害的窮小子白蠟!



雖然銀色的車庫車滿耐髒,但挑剔的個性使然,仍然維持7~10天打一次蠟的頻率,每次看到陽光下神采奕奕的小四,心頭就湧現一份驕傲,雖然明知自爽基本上持續不了10天。唉,你知道有時候不能太堅挺,不然事情做不完。





熟悉網誌的讀者們都知道,自買了小四以後,才發覺銀色車與墨綠520適合的蠟品截然不同,兩者難以兼顧,所以說一男難伺二女,陽光外向與閉月羞花你用同一種方法對待,不是擺明了找死。當然不那麼挑剔的話,每種蠟打了都會亮,但有沒有讓人家高潮迭起,欲仙欲死,評價絕對差很多,我可是很在意口碑的,畢竟男人基本上是服務業,按讚的次數往往決定身價。







口袋名單中排第一的當然是貴到買不下去的Zymol,這品牌入門等級小小一罐還裝不到六分滿,起價就要2000塊以上,讓人感到錢還真是不經花,如果份量能大個一倍,下手就不會遲疑了。

我一向反對車蠟走精品路線,品質當然萬萬不能放棄,那是在眾品牌中獨樹一幟的魅力,但不能在定價上殺雞取軟卵,讓消費者花不下第2次。廠商以價制量我是持反對意見的,個人認為以Zymol的容量而言,2000多塊的價格起碼要讓消費者能用到中階產品,當然這有點像狗吠火車,廠商的訂價策略一向是以財務部建議為主,消費者買不買得起基本上不在考慮之列。難怪CP值夠高的蠟品要取名Poorboy's窮小子,終於知道原因了。







與近年HI-END音響如出一轍,景氣不好廠商就調高售價,讓價格水漲船高,船高是高了,但年輕人都上不了,只好站岸上聽那不勘入耳的手機音樂,離碼頭越來越遠,以後你新船要賣給誰?連我這種稍微資深的年輕人,都懷疑標價是否多寫個零。HI-END音響能否跟台北房價一樣持續上漲,卻仍有足夠買氣維繫,我們且繼續看下去,總之我是退場了。







車市似乎也有一樣的狀況,以前七十萬的車,現在動輒百萬以上,台灣似乎也該考慮寬鬆貨幣一下,多印點鈔票跟老外換點實際的東西回來,別再堅持金本位發鈔的老古董規矩,拿汙染自己土地與水源的血汗產品,去換老外無限量供應的廢紙鈔,好笑的是,這廢紙鈔還可以叫做外匯存底。存個甚麼底,你專機搬去跟老美換金磚看看,看他換不換給你。老早法國人就天真地試過,結果吃了閉門羹,一倉庫紙鈔到現在還屯在山洞裏頭,擺到現在還是舊版美鈔。想著想著靈機一動,似乎該考慮跨行去搞搞印刷業,印點鈔票來促進經濟繁榮,學習老外印鈔票不要本錢的精神,拿印刷紙去跟老外換好車與好蠟,似乎才是跟上世界潮流的正途。忽然覺得自己好厲害,終於為悶得要命的台灣經濟找到條出路,趕緊寫個案子去申請文創輔導金。下次應該寫個專文來好好為大家解釋一下量化寬鬆這件事的意涵。







近期試了窮小子生產的幾種蠟,有手邊的藍蠟(固蠟與乳蠟都試過了),車友分享的紅蠟,與昨天試用的白蠟,恰巧跟歐派電影大師奇斯洛夫斯基的藍白紅三部曲相同顏色,果然英雄所見略同。白蠟對銀色車的效果是幾種組合中表現最佳者,勝出的原因是因為奶香味特濃,邊打邊想喝,幸好車友給的量剛好僅夠用一回,因此沒敢多喝,才不致得在急診室為各位寫網誌。如果沒有新的競爭者出線,以後小四的基本用蠟就定為Poorboy's World Natty's Paste Wax窮小子白蠟了,原因上頭講了,你知道我一向有戀奶情節,而且是越大越堅挺越好,假的傻的例外。







窮小子白蠟迷人的奶香味,讓打蠟這件苦差事變得愉悅,加上光澤亮度都令人滿意,讓總分幾乎可以達到90分了,剩下的10哪去啦?其中扣掉的3分,在於乾燥速度過快,對很多人而言會來不及反應。下午四點約三十二,三度的氣溫下,居然打完半塊引擎蓋後,冰水下蠟就覺得不好推了,後來大鈑件都分四次處理,小鈑件分兩次,免得刮傷車身。剩下的7分,是保留給更高階的蠟品,也許有人問"高階的蠟那麼貴,為何只留了7分?"你不知道任何事情一旦過90分以後,每想進步一分,要付出的時間金錢成本要以倍計算?越高端越不容易達到啊,高處不勝寒,當然中階蠟品還是要降價啦。





白蠟反映在銀車上,擁有女性肌膚的特質,柔順,乳香四溢,觸感滑潤,講得口水都快滴下來了....